/探索揭秘

關于農村反邪教現狀與思考
作者:王青   來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05-15
打印

摘要:當今世界,邪教已成為威脅人類自身安全和阻礙社會發展的一大社會因素。作為一種長期存在的社會問題,法輪功”“全能神”等邪教組織邪教始終是一種具有危害性、對抗性的破壞力量,是影響我國國家安全和社會政治穩定的一個突出因素。

我國是農業大國,農業人口眾多,由于農村社會生產方式落后,農村經濟政治轉型,封建迷信影響以及農村醫療衛生教育事業滯后等因素的影響,導致了農村社會成了滋生邪教組織的溫床。要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就必須反對邪教,鏟除邪教。特別是在廣大農村開展防范和處理邪教工作,是維護農村社會穩定的一項重要工作,是保障農民群眾根本利益的重要措施。

關鍵詞:農村、邪教、法制

西班牙作家塞薩爾·比達爾認為:“邪教是一種有著金字塔式結構,要求信徒絕對服從的團體,而其最終目的(除所謂的精神上的)是經濟性和政治性的”。因而邪教本質的特點就是絕對或神話了的宗教的力量,自稱有超自然力量;宣揚具體的末世論,打著拯救人類的幌子,散步迷信邪說,編造并計劃歪理邪說;用蠱惑、蒙騙的手段發展成員,對信徒實行精神控制和摧殘;不擇手段地聚斂錢財滿足私欲,利用包括恐怖暴力在內的各種手段危害社會。他們不僅編造歪理邪說,制造思想混亂,而且建立邪惡組織,制造恐怖事件,危害群眾生命財產安全。不僅盤剝信徒錢財,非法謀取暴利,擾亂國家經濟次序,而且制造敵對政治勢力,擾亂國家政權正常運轉,接受外來分裂勢力的幫助,嚴重危害國家安全。

邪教活動在當今世界各國普遍存在,雖然成因紛繁復雜,但就文化層面而言,在歷史新時期,西方先進科學技術傳入的同時,腐朽落后的思想文化也隨之進來,并與我國傳統的封建文化相結合,在此背景下,“法輪功”等邪教組織乘我國思想價值體系重建的空隙,利用腐朽落后的文化改頭換面,興風作浪,肆虐為患,尤其是偏遠農村,活動的教派類邪教種類眾多,這些邪教組織往往宣揚信教能防病健身乃至成神成仙,與特異功能、偽氣功、迷信活動滲雜在一起,欺騙性強,蔓延性快。

一、 邪教成員的參教原因

一是我國農村長期受各種迷信思想的影響,萬物有靈論、因果報應論等封建思想深深影響著人們的精神世界。特別是在一些經濟比較落后的偏遠地區,由于群眾業余文化生活不夠豐富,人生信仰出現缺失,一些人精神、生活、身體健康方面遇到了困難,把命運寄托于某些超自然的力量上。美國著名的作家和評論家蘇珊桑塔格精辟指出,“圍繞癌癥等特定惡疾所滋生的一系列社會想像不僅為患者增添了巨大的痛苦,同時也是阻止患者選擇正確療法的一個主因”。確實,在一些老少邊窮地區,人們因為享受不到好的醫療服務,造成邪教分子有可乘之機,患病者投向邪教以求可以去病強身,結果迷信思想抬頭,為極具欺騙性、迷惑性的邪教組織萌生和發展創造了一定的空間。

二是基層組織管理薄弱。導致“法輪功”等邪教組織乘虛而入。當前在農村一些基層干部政權意識淡薄,政治敏感性不強。有的基層干部對宗教和邪教分不清,存在不會管、不愿管、不敢管的問題;有的基層干部自身素質低,缺乏政治敏銳性,對邪教組織的初期活動熟視無睹,不聞不問;有的農村基層黨員干部甚至也加入“法輪功”等邪教組織,助長了邪教組織的活動。

三是群眾的盲從心理。根據《邪教盲從與宗教信仰的文化辨析》中所說的,人們為了改變自身的現狀,看著別人的做法而去跟隨,聽從親戚朋友鄰居的勸說而盲目的跟從。可以說這種心理是現在的社會上一種普遍的心理,大眾的心理即盲從,盲目跟風。社會上的從眾的心理也加劇了信邪教人數的增加,以及這種現象也普遍的出現了。同時一般來說,人們對親屬鄰居、朋友比較容易相信,思想不設防,有不少信眾就是看到周圍熟悉的人信“教”以后有許多的甜頭,似乎更加堅定了信心,普遍存在著“反正信了,只有好處沒壞處”的心理,這就更容易盲從加入邪教。

四是法制觀念不強。依法治國是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重要環節,普及全民法律意識是我們一直常抓不懈的一項主要工作。然而,一些農村似乎成了被遺忘的角落,不少農民甚至一些干部仍然在法不入戶的沙漠中盤桓,涇渭不明,是非不分的現象十分嚴重。 當代中國邪教的產生蔓延有其國際背景。

五是當代中國邪教的產生蔓延有其國際背景。在已知邪教名單中可以了解到中國的邪教組織大部分是在國外建立,邪教是沒有任何的經濟來源的,在成立之初很明顯受到了國外反華勢力的援助。同時,在邪教被打擊后,主要的分子,首要人物又大多逃到國外,受到政治庇護。可以說反華勢力是邪教的搖籃,邪教便是這些勢力的炮灰。同時,西方國家對中國實行文化滲透的政策,大量西方文化傳入。西方的邪教組織也抓住這個機會大肆傳播其所為教義。然后國際社會各種不良現象,給中國邪教的產生提供了辯解。正如文國偉的反邪教論文中提及的“邪教深受國際的政治,文化,宗教,社會根源的影響”也反映了這點。

二、 新形勢下依法治理邪教的思路、途徑和方式研究。

邪教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反政府的本質,對人類和社會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危害,在我國嚴重威脅農村社會的發展和穩定,隨著農村經濟社會的發展,防范和打擊邪教的任務還相當艱巨,必須從完善法律、加強宣傳、綜合治理、文化建設等諸多環節加以綜合治理。

一是推進反邪教工作的法治化進程。法治是中國進入現代社會的必然要求,也是反邪教的最好武器,依法處理邪教問題是國際通行做法。因此,“我們必須通過依法打擊邪教的明確化、清晰化,讓整個社會更加認清邪教的本質、本性,把犯罪與信教嚴格區分開來,把打擊邪教與允許正常宗教活動嚴格區分開來,依法對各種違法犯罪的打擊越明確、越清晰、越有力,普通人對現實生活的信念就更加堅固。如果說打擊邪教違法犯罪需要全社會的努力,需要從我們每一個人做起,那么法治力量的彰顯就是鞏固共識、凝聚力量的前提和基礎。” 當然,法治以法制為前提。法國在2001年頒布了世界上第一部反邪教法《阿布-比爾卡法》。日本、俄羅斯等國家也非常注重反邪教立法工作,比如日本的《宗教人法》、《關于限制濫殺無辜團體的法案》和俄羅斯的《良心自由和宗教協會聯邦法》等,都有限制邪教以及針對邪教組織的內容。在我國,反邪教工作盡管已有了比較系統的工作方式和成熟經驗,但反邪教立法還未取得根本突破,現有的司法解釋以及對原有法律規定的修改等位階較低,且操作性、規范性所受牽制較多,不利于打擊邪教犯罪的執法和司法。在此背景下,借鑒國外反邪教立法的經驗及其運作模式,盡快制定出臺具有我國特點的相關系統性法律,為推進反邪教工作的法治化進程提供保障已然非常重要。

二是加強和諧文化建設,正確引導農民群眾。要積極引導群眾參與農村和諧文化建設,政府要加強對農村文化活動加強指導和扶持,結合新農村建設規劃,配套必要的文化設施和設備,采取各種措施,鼓勵文化干部到農村輔導農民辦文化。大力加強和諧文化建設,通過“文化下鄉”系列活動,活躍農民群眾的業余文化生活。加大對村民自辦文化的監督、引導,開展健康向上的文化活動。要充分發揮輿論宣傳揭批的導向作用。堅持經常宣傳和重點集中宣傳相結合,保持強大的輿論高壓態勢,為深入開展反邪教斗爭營造良好的社會輿論氛圍。改變少數人工作、少數人知情、多數群眾對反邪教工作重要性認識不足等問題。利用文藝匯演、反邪教漫畫、宣傳手冊等群眾喜聞樂見的形式開展反邪教育,把對邪教的宣傳揭批觸角延伸到基層村莊的各個角落,使群眾真正認識到邪教的本質和危害,引導他們自覺抵制和反對邪教。

三是加強和創新社區組織建設。推進社區治理現代化,重在夯實基層基礎,鄉村和街道社區基層組織必須加強守土有責的陣地意識,不斷加強自身建設,主動服務基層群眾,發揮好凝聚引領作用,引導和整合基層社會健康有序發展。要牢固樹立宗旨意識,切實提高做好群眾工作的本領,將黨和政府嚴防嚴懲邪教勢力的強硬態勢與牢固樹立執政為民的理念結合起來,將解決邪教及其受害者的思想問題與解決實際問題結合起來,把“為民、務實、清廉”的要求貫穿社會矛盾化解工作的始終。要堅持以陣地建設為依托,夯實組織基礎,增強凝聚能力,要發揮好基層黨組織和黨員在社會組織培育發展中的引領作用,以自身的組織體系優勢及黨員力量融入基層社會運行的全過程,有效匯集和回應民生、民情、民意,及時掌控邪教勢力傳播滲透的第一手信息,把治理邪教傳播滲透的理念融入社會組織的常規運行中,促進社會組織自覺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理念。要建立健全以人民調解防護網為基礎的矛盾糾紛調處化解工作機制,強化社區矯正教育、監管、服務、疏導作用,著力增強反邪教宣傳教育和法制教育的實效,筑牢維護基層社會穩定“第一道防線”。

五是要認真做好教育轉化和鞏固工作。教育轉化邪教一般成員,使他們脫離邪教的精神控制,回歸正常人的生活,是防范和處理邪教問題的治本之策。防范和處理邪教問題工作需要一手抓教育轉化,一手抓依法打擊處理。教育轉化農村絕大多數一般參與人員,依法打擊極少數骨干分子。對少數頑固分子要依法嚴打。對重點人員專門成立幫教小組重點進行幫教。對絕大多數的農民參與者,采取多種形式進行宣傳教育,通過親情感化、釋疑解惑、黨員示范等方法搞好后續幫教,主動引導參與到正常的文化生活上來,防止他們產生逆反心理和抵觸情緒。

編輯:Jackingsoul


分享到:
彩经网走势图大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