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揭秘

李洪志的“滅”期會有“圓滿”的出路嗎?
作者:劉捷   來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06-06
打印

5月17日,法輪功邪教教主李洪志發布了新經文(李洪志:2019年紐約法會講法),洋洋灑灑講了數萬字。那么,這場講法可否有“新意”?可否讓滿腹狐疑的弟子們看到“圓滿”的希望?或者說可否使早已衰敗頹廢的法輪功邪教有點“前景”?針對以上“三個可否”,筆者倒是認真地細讀了李大師的講法,結論是:老李賣傻、忽悠自家!

不過除了海吹自已、蠱惑弟子、誹謗大陸外,唯一與過去的講法不同的是,這次李教主專門用了大段的篇幅講了宇宙的“成住壞滅”,當然,“成住壞滅”這個用語只是李大師的盜用。在古典佛教中早就講過“成住壞空”的含義,就是把世界的生滅過程分為“成、住、壞、空”四個階段,又叫“四劫”,是佛教認識宇宙的一種時空觀念。

可在李洪志的所謂“成住壞滅”中,重點放在了“滅”字上,這位曾自詡的“宇宙主佛”表達了這樣的一種“法理”:在宇宙“成住壞滅”的無數的數不清的兆年的過程中,“成、住、壞、滅”的各個時期各有各的不同層次的“大神”,而這些“大神”又都有各自時期的“宇宙標準”;“成”期的“神”不知道“滅”期的事情與標準,“滅”期的“神”也不知道之前的事情與標準,“成住壞滅”之間沒有聯系。而現在的時期正是“滅”期,主管“滅”期的“大神”就是“舊勢力”,而“舊勢力”主管的宇宙已經是“滅”期了,考驗大法弟子的“魔難之火”就要熄滅了。所以,“師父”的“法正人間”要劃上一個句號了,二十年的“迫害”今年結束,“圓滿”即將到來!

李教主用了很長的篇幅講了以上的意思,最后李大師信心滿滿地對弟子們說:“你說這火是不是要滅呀?要滅。那緊接著是什么呀?是不是大法弟子修煉到圓滿那一步啊,是不是?(眾鼓掌)即使有些大法弟子要跟師父一起到法正人間哪,即使是這樣,我們也要劃上一個句號了。”又說:“師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結束迫害,前后二十年。”(以上是李本次“講法”的原文)。

好啦。筆者就前文提到的“三個可否”為衡量來剖析一下李洪志這番牛皮嗑到底是什么貨色?李大師的“大法”及“法正人間”是不是已經到了“滅”的絕境?目前癡迷大法的弟子們的出路在哪里?

一、 “舊勢力”成為了毫無新意的遮羞布

“舊勢力”一詞是李洪志編造出來的一塊遮羞布,最早見于2002年李洪志的《大湖區講法》和《北美巡回講法》等經文中。李大師既然是“宇宙主佛”、身懷“四大神功”絕技、甚至可以推遲地球的爆炸,怎么就躲逃到美國去了?中國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這畢竟是常人世界中的舉措,怎么就能奈何得了掌管宇宙的“李主佛”?這件事按照李氏的“法理”是無法交代的。于是,李大師便編造出了“舊勢力”一說。意思是:“舊勢力”是舊宇宙最高的“神”,還掌控著宇宙中一切舊生命;而“李主佛”要給舊宇宙“正法”、要拯救所有的舊生命,包括原本是舊生命的“大法弟子”---他們通過修煉法輪功變成新生命并圓滿成為新宇宙的各層次的“神”或“王”(以上內容見李洪志《北美巡回講法》)。這樣一來,“李主佛”要對舊宇宙“正法”,可“舊勢力”不同意。而“舊勢力”又動不了“李師父”,只好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倒霉的弟子們成為了“李主佛”和“舊勢力”二者“斗法”的犧牲品。以上便是“舊勢力”的“法理”由來。

可問題來了:李大師當年編造出來的“舊勢力”這位“宇宙大神”,現在怎么又變成了宇宙“滅”期的“神”?從2002年至今不過短短17年,而李大師說“成住壞滅”的各個時期都要經歷過無數的數不清的兆年的,這個“大神”的華麗轉身也太快了吧?李大師還說“成住壞滅”各個時期的“神”互不溝通、各有各的宇宙。既然各個宇宙之間沒有關系,又怎么判定眼下的這個“神”就是“滅神”?

回顧1992年李洪志出山后,就表示過“法輪是宇宙的縮影”、“每天從宇宙中吸收新能量”、“我給每個學員都下上法輪”可以“內轉度己、外轉度人”(見李洪志《轉法輪》)。也就是說1992年以來的宇宙還是“好宇宙”,可以給大法弟子提供“宇宙的能量”。而從李大師出山算起也不過二十七載,“好宇宙”怎么就變成了“滅宇宙”?“成住壞滅”的無數兆年一瞬間就完成了?哦,原來是“成”還是“滅”?其實都由李大師說了算。沒有被取締前,為了忽悠更多的人上當,就說修煉大法可以“充滿宇宙的能量”;被取締后,為了煽動弟子們反對中國政府,又說宇宙是“舊勢力”把持的“舊宇宙”,中共政權是“舊勢力”在人間的幫手;如今為了挽救失敗的殘局,又編造什么宇宙的“滅”期,似乎是告訴弟子們只要“舊宇宙”一滅,就能夠“圓滿”了。反正只要“宇宙主佛”樂意,就可把“宇宙”玩捏于股掌之中。真不知臺下學法的那些弟子們個個是啥種表情?

“舊宇宙”也好、“舊勢力”也罷,李大師編造了這么多年,也狂吠了這么多年,就是不見“法輪”能起死回生!大陸的法輪功組織早已土崩瓦解,絕大多數的原法輪功人員在中國政府和社會的幫教下都與邪教決裂了,他們回歸家庭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而大陸沉淀下的極少數大法癡迷者和一些海外的法輪功分子,其實已經無所作為,只是在李大師的欺騙下還對修煉大法抱有一絲幻想。這次李洪志重新搬出“舊勢力”來編造“成住壞滅”的“宇宙”,一是給慘敗的自身遮羞,二是為惶恐的弟子們打氣,可除了吹吹牛皮嗑外又能怎樣呢?

二、 “修煉圓滿”依舊是腥臭無用的誘餌

李洪志對待弟子從來都是“捧”和“殺”兩手并用,“捧”時就說“大法弟子真的了不起……中國就象那老君的煉丹爐一樣熔煉著大法弟子,可是煉出的是真金。”;“殺”時就說“人心、執著心去不掉……學員帶的黨文化把這個環境破壞了。因為我看到了,很多。”(以上是李本次“講法”的原文)。在“捧”與“殺”中,吹捧弟子就是為了煽動弟子們繼續做好“三件事”,為“師父”賣命;喝殺弟子則是怨恨弟子們“人心總是去不掉”、總是受“黨文化”毒害而影響了修煉環境。弟子們修煉為了什么---圓滿呀,所以這回“師父”再次亮出“圓滿”的“法寶”,告訴弟子們:“那緊接著是什么呀?是不是大法弟子修煉到圓滿那一步啊……我們也要劃上一個句號了。”聽聽,多么誘人阿,苦熬了二十七年的弟子們終于盼到了今天,“修煉圓滿”就要“劃上一個句號了”。先別急,“師父”這種話好象以前就說過多次啰,而且把“圓滿”的檔次和時間一次次地推向了無限。

“修煉圓滿”是李洪志誘騙弟子們的一個美妙的誘餌,同時又是一個腥臭無用的誘餌,因為這個誘餌是李大師永遠不可能兌現的彌天大謊!從《轉法輪》(1994年)開始到《走向圓滿》(1999年)、再到《北美巡回講法》(2002年)、再到《二十年講法》(2012年)、再到這次的《2019年紐約法會講法)》,這二十多年的時間里,李洪志曾多次承諾弟子們說:只要堅持修煉法輪功就可以“功德圓滿”,就可以在“層層宇宙中成王成主”。過去在法輪功邪教的修煉圈中最流行的一句話就是“去掉名利情、圓滿上蒼穹”。“圓滿”成為所有大法弟子的企盼。然而,李大師卻不斷地提升了“圓滿”的條件,從“個人修煉圓滿”(1999年前)到“眾生救度圓滿”(2002年)再到“宇宙生命圓滿”(2006年),到最后把所謂的“圓滿”推向了“層層層層宇宙中的無數無計的生命”中,要求弟子們只有救度了“層層層層宇宙中的無數無計的生命”才會具有“大法的功德”。這種救度“宇宙生命”的“圓滿”,對弟子已經不是苛求,簡直就是驚悚的夢魘啦!“圓滿”成為了大法弟子們永生不可超越的“黑洞”。

然而,為了追求這個“圓滿”的“黑洞”,又有多少弟子被無情地絞殺啦!從天安門廣場的法輪功自焚者到“超度”父母妻子去“另外空間”的殺人犯傅怡彬;從大法骨干封莉莉(2006年病亡,54歲)到“神韻”主持人吳凱侖(2011年病亡,47歲),他們都是癡迷的大法修煉者,都是極度相信李大師“消業論”和“圓滿論”的追隨者,結果呢?死的死、殘的殘或墮落成罪犯。筆者自2000年做教育挽救工作以來接觸了上千名法輪功人員,所知道的就有多名大法修煉者死于了法輪功修煉。如包頭市的柳某(女性、患病不醫治“消業”死亡,38歲)、呼和浩特市的黃某某(女性、因修煉產生幻覺跳樓死亡,28歲)、貴州省原法輪功輔導總站站長姜某某(女性、因修煉中突發腦溢血死亡,57歲)等,以上知名的或不知名的大法修煉人無一不在修煉中盼望早日修煉圓滿,但等待他們的卻是生命的終結。

如今,李洪志又拋出“圓滿”的空頭支票,還大言慚慚地說:“是不是大法弟子修煉到圓滿那一步啊……我們也要劃上一個句號了”。可李大師知否“圓滿”這個腥臭的誘餌到底還有多少誘惑力?其實,連大法弟子們都不相信“師父”的鬼話了。在“講法”后面的“師徒”問答中,對“圓滿”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沒有一個弟子提出疑問或猜想(例如:今年什么時候“圓滿”?什么樣的弟子可“圓滿”?)。因為弟子們也清楚,“圓滿”那是“師父”的忌諱,問不得的,只當刮刮耳邊風罷了。反過來,弟子們關心的卻是“二零二零年的臺灣與美國總統大選,假新聞是否也會影響人們的判斷?”、“大紀元時報目前改為收費報紙……但據說情況很差。”、“與國內親人十幾年沒有見面,請問下一步有機會回國嗎?”(以上是弟子們提的問題)。請“師父”聽聽!弟子們所關心的這些常人事和表達的常人心,連“圓滿”的“蛋糕”都堵不住,“師父”的“講法”豈不是白費了口水?

筆者倒是希望今年能看到李大師所承諾的“圓滿”是個什么模樣?是所有大法弟子們身體白日飛升、還是虹化于無形之中?假如真有如此的“人類壯舉”豈可錯過?而那些已經成為法輪功冤魂的幾千名大法弟子們,面對“師父”的又一次“圓滿”是該如何地悲號?

三、 “成住壞滅”恰是法輪功即將湮滅的寫照

李洪志在這些年的“講法”中多次使用了“成住壞滅”這個詞語,似乎李大師能掌管宇宙的生滅。可惜的是,“李主佛”連法輪功的“成住壞滅”都挽救不了,眼看著自家的“法壇”一天天衰敗,“法正人間”在一天天地沒落卻又無可奈何!想當初,李大師手搖法輪出山時是何等的炫耀,又是“啪啪啪---拍直羅鍋”又是“貴州山洞捉妖---彰顯法力”,短短幾年就“弘法”五十多次(開“法會”),欺騙收攬了弟子百萬眾,斂財數千萬元……財大氣粗后就開始攻擊政府、圍攻新聞媒體等。那時的李大師是何等的囂張,大有“逆我者亡”之勢。怎么中國政府一紙取締邪教的通告,“李主佛”就躲在了洋主子的屁股后面再也不肯在大陸露面了?昔日的威風和“法力”哪里去了?

當然,抱住了洋主子的粗腿就得為西方反華勢力賣命啰,于是李洪志一方面遙控指揮大陸的弟子們搞什么“講真相”、“三退”等違法活動;一方面又在國際社會上造謠蠱惑什么“人體活摘”、“迫害酷刑展”等。而這些打著所謂“人權”招牌的伎倆最后全部破滅了,李大師的“宇宙法輪”被中國和世界的正義力量擊得七零八落,不但洋主子的多少美金打了水漂,連龍泉寺里的“李主佛”也惶惶不可終日,最后只得靠拼命地叫賣“神韻”的門票來維持“法壇”的殘局

李洪志及邪教法輪功雖然掙扎了二十七年,其慘敗的結局已無可挽回,這恰是“李主佛”和大法修煉的“成住壞滅”的必然規律!而法輪功的“滅”期已經不遠,故筆者正告至今還癡迷大法的弟子們:如果想同親人團聚,就趕快拋棄邪教、離開賊船。讓那個毫無人情、滿嘴謊言、血債累累的李“師父”去玩自家的“成住壞滅”吧!

編輯:Jackingsoul


分享到:
彩经网走势图大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