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全能神”害了我流浪八年
作者:周云毛   來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08-14
打印

我叫方玉梅,今年49歲,家住浙江省慈溪市龍山鎮方家河頭村,我和老公是同學相戀,于1990年結婚登記,一家和和美美。2011年,兒子在校讀書,我自己除了和丈夫一起管理幾畝良田外,因信奉基督教就常去教堂做禮拜,夫妻倆過著小樂惠生活。然而不幸的是,“全能神”盯上了我,讓我從此流浪了八年。

2004年秋,我跟隨生病的母親信奉基督教,平常有空就去街上小利店買衣服,時間一長,我與店主小利聊得熟了,也就親切地叫她“小利姐”。小利姐知道了我的一些事后,就對我特別關照,除了做禮拜,還隔三差五地往我家里跑。幫我收拾餐具,整理房間,于是便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姐妹。有時,話說得很投機,我看看天色已晚,就索性叫小利姐住我家了。小利姐對我說,她來這里是在“傳福音”——就是為了要做個好人,幫更多的人解除痛苦。聽了她的話,我似乎也漸漸明白了:要幫我母親消除病痛,除了虔心做禮拜,還必須出去“傳福音”。就這樣,在小利姐的影響下,我開始跟她走村串戶,去尋找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而且一定得是“心地善良、愿意做好事”的人。

2005年初夏,家里房子要裝修。而我由于要忙著和小利姐外出“傳福音”,這裝修的重擔就落在了我丈夫一個人身上。每次回家,丈夫都勸我不要再東奔西跑了,可我卻自有道理:“你們是辛苦啊,難道我就不辛苦嗎?但現在這點辛苦,又能算什么?”我不知跟丈夫解釋了多少次,丈夫雖說不理解,但還是拗不過我。有時遇到兒子,兒子竟當著丈夫的面數落我的不是。有幾次,我們吵得很兇,連小利姐都被嚇跑了。再后來,我也實在聽不下去,就干脆不回家了。當時的我,心里想的全是“傳福音”,我想:只要自己傳的人越多,對家里的幫助就越大;總有一天他們會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的。

就這樣,我離開了家,去小利姐那里住了一陣子。看到母親的病情逐漸好轉,我就更加堅定地認為自己的選擇是對的。兒子幾次三番來小利姐家找我,讓我回家幫襯點,可我心意已決。我不斷地提醒自己:為了母親的健康,也為了兒子今后生活的幸福美滿,更為了向丈夫證明自己的辛苦不會白費,就必須橫下一心——“做好人,傳福音”。后來,小利姐又帶來了一位姓鄭的朋友,對我說了“什么東方出現了閃電,神已降旨啦”等等的話。鄭從口袋里拿出《東方發出的閃電》、《跟著羔羊唱新歌》等幾本小冊子,鄭重其事地對我說:“你和‘神’有緣,是‘神’在保佑你的母親。讓我們跟著‘全能神’,為神做事、傳福音吧。”在鄭的再三慫恿下,我就跟小利姐借了點錢,跟著她到陌生的山村傳福音去了。聽村里人說,她們不僅去當地的教堂,也去一些基督徒聚集點。

中秋節前后,我也曾回家過一兩趟,兒子勸我不要老出門了,可鄭總是拿這么一句來嚇唬:“你要相信你媽,不然的話,你們全家人都要遭到‘神’的懲罰,都要被‘閃電擊死’的。”11月底,我把家中裝修房子的錢拿走,一走就八年,丈夫和兒子無時無刻不在想念我,盡管他們不止一次地四處尋找,也不厭其煩地請人幫忙打聽,可結果都是無功而返。雖然我與家里斷了聯系,但在我的內心卻依然有一分牽掛,那就是我母親。八年,八年哪!人生能有幾“八年”?況且是一個人漂泊在外的八年?家人的擔心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

2013年12月14日,當地公安查獲一起全能神案件,解救出我,并讓兒子去借我。可當兒子見到我時,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心中的媽媽形象已被徹底顛覆。我比同齡人顯得蒼老,從我的眼神、氣色、身子骨等可以看出,身體呈現出嚴重的營養不良癥狀。據方玉梅兒子的回憶,去接媽媽當天,媽媽嘴里也時不時地反復叨念著“什么什么神,什么什么懲罰”之類的話;如果提出要她別再信神,她立馬就跟你急,看來這八年她跟“神”一起,生活很艱苦,而且精神上也受到過嚴重的創傷。

如今,在社會反邪教志愿者的熱情幫助下,在家人親情的溫暖照顧下,在末日謠言不攻自破的事實面前,我已逐漸醒悟。只是內心的創傷還需要時間和真情去慢慢修復、漸漸撫慰。

編輯:Jackingsoul

 

分享到:
彩经网走势图大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