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江南的詩性與血性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11-01
打印

文明之所以偉大,不單單在于其源遠流長歷史或者累世積攢的物質財富,更重要的是提供了一種有著自身深刻烙印的生活方式,讓后人每每心驚:原來祖先的生活是這樣美好。

1

在言必稱希臘,語必及希臘的西方,人們的腦海中總會浮現這樣的畫面:雅典的公民們會在街頭沉思或者辯論,會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上揮灑汗水;羅馬人則習慣于浴室之中的社交和競技場上的狂歡。

而在更加古老的東方,我們則有江南。千古江南,一脈傳承,江南文脈是如何化入古代江南士人的生活之中?在千姿百態的江南生活場景中,又折射出了怎樣的時代精神?

10月28—10月30日,第二屆江南文脈論壇在無錫市召開,舉行了一系列高端對話和主旨演講,在29日下午,與會學者專家就“江南文脈的文化符號與精神標識”,“江南文脈與美好生活”, “江南文化與工商文明”三大主題展開了對話,為我們揭示了一個細膩而真實的江南生活。

2

論壇舉辦地,無錫靈山拈花灣花海

讀書傳家,詩性江南

科甲鼎盛,崇文重教是江南最為突出的文化特質,明清時期,江南進士數量居全國之首,比例高達近15%。而且科試名次極為顯赫,單是狀元,明代25% 和清代50%以上出自江南,榜眼、探花就更不在少數,甚至三鼎甲往往被江南人囊括。這在于江南有著前現代中國最發達的知識網絡,這個網絡在士人之間傳遞著彼此的詩文和學術成果,也讓一代代人的科舉經驗得以積累提煉。而這個知識網絡的核心就是流布江南各地的書籍。

3

“江南文脈的文化符號與精神標識”高端對話

《江蘇文庫 · 文獻編》主編、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長江學者程章燦表示,如果要用一個詞形容江南那就是“讀書”,讀書是江南文化存在的根基,江南的美好生活一定要有書。

讀書、藏書、編書、寫書這不僅是一種知識儲備或者商業盈利的手段,更是一種負載了人生價值的意義追尋,一種已成自然的生活方式。江南士人的舊宅中總少不了書齋,有著或明媚或深幽的雅號,更重要的是有所著述,流傳后世,得意則流布天下,洛陽紙貴;不得意則藏之名山,留待后世。

晚明士人張岱歷經喪亂,自陳身世,也是“每欲引決,因《石匱書》未成,尚視息人世。”對書籍的重視背后,是對儒家倫理立功立德立言的價值堅守,包含著一種在書籍中追尋解放與自由的終極追求。

4

10月29日晚無錫靈山拈花灣小鎮綜合演藝活動“秀江南”

家國情懷,血性江南

詩酒流連,繁華綺麗,這是江南雅致生活的常態。正如張岱對其前半生的追憶:”極愛繁華,好精舍,好美婢,好孌童,好鮮衣,好美食,好駿馬,好華燈,好煙火,好梨園,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鳥,兼以茶淫橘虐,書蠹詩魔……。”

但這樣的江南士人卻不缺乏抗爭的勇氣和韌性,張岱在國破家亡后披發入山,堅持書寫故國歷史,用文字做著無聲的反抗。而同一時代的更多江南人,則用行動力挽狂瀾。從顧炎武到黃宗羲,從陳子龍到祁彪佳,或歸隱山林著書立說,或奔走呼告后慨然赴死。

明末如此,兩宋更是如此。在近代,整個古老的中國文明陷入危機時,江南更是涌現出了無數仁人志士,或如鑒湖女俠秋瑾一樣投身革命,或如無錫南通的民族資本家踐行實業救國,或如魯迅茅盾以筆喚醒國人。

江山板蕩之際,風和水柔的江南卻總是能涌現無數忠貞之士,如同疾風肆虐下的勁草。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長江學者朱萬曙對江南人的家國情懷有著這樣的表述:“……江南是安寧溫暖的家,但沒有家就沒有國,江南人并沒有忘記國家,江南能夠讓我感受安寧、舒適,生活的非常精致……但我們同樣能看到一幕幕壯懷激烈的歷史劇。”

5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長江學者朱萬曙

在西方,希臘是理想生活的象征,我們不禁想起伯利克里對雅典人生活方式的自夸:我們雅典人的生活盡管溫文爾雅,卻能像他們(斯巴達人)一樣勇敢地面對任何戰爭危險。在生活方式上,我們既文雅,又簡樸,即培育著哲理,又不至于削弱思考。……我們既關心個人事務,又關心國家大事。”

而在東方,我們有江南,這里的士人兼具詩性與血性,他們有學而優則仕的入世理想,又有獨尋一方幽靜的自由天性,他們對精致生活和奢華享樂的追求無以復加,但面對天下存亡卻從來有著視死如歸的壯懷激烈。他們守護道德人心和祖輩傳統的初心從未動搖,但在現實面前卻總是能屈能伸積極適應。

幸哉,江南生于中國,中國擁有江南。

編輯:暄暄


分享到:
彩经网走势图大全下载